今天是艾滋病日,今年的12月1日是第三十个世界艾滋病日。截至2017年6月,中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71.8万例,经性传播是最主要传播途径,经输血途径传播已基本阻断,接近零报告水平。此外,艾滋病疫情在青年学生和老年人等重点人群中上升较快。专家呼吁,要加强校园性教育,使学生减少感染艾滋病的机会。

【世界艾滋病日】中国正积极推进艾滋病防治,有望2030年能够终结艾滋病

来自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1-6月份中国报告的HIV病例是6.8万例,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8.5%,中国的艾滋病疫情总体保持低流行的态势,但是部分地区感染比较严重,全人群的感染率是0.05%。此外,中国31个省都有病例报告,其中有5个省的人群感染率超过0.1%,分别是云南、广西、四川、新疆和重庆;有5个县的人群感染率超过1%,进入广泛流行阶段。

近年来,在中国青年学生当中,艾滋病病例报告数的增加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数据显示,中国青年学生人群艾滋病感染报告数占每年疫情总数的14%-15%。鉴于此,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张银俊指出,在青少年群体中开展性知识教育具有重要意义:“相比青少年日益增长的对于两性婚姻、情感的美好生活需要而言,爱的教育、特别是性健康教育属于发展的既不充分、又不均衡的范畴。近年来,艾滋病入侵校园,在青少年中每年以高比例增长,且95%以上是经性传播。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同性性行为日趋时尚化、低龄化、娱乐化;还有就是针对幼童的性侵现象屡屡发生。这些性无知、性愚昧、性犯罪现象的总根源可以说是性知识、性道德、性安全、性法治的教育不充分、不均衡所导致的。”

其实,中国各地已经在推进这项工作。2015年起,全国已有94所高校启动了强化预防艾滋病普及性宣传教育的试点工作;此外,由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支持的公益项目,在全国23个省、62个地级市的900多所大中小学及幼儿园建立了“青爱小屋”,帮助学校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性健康教育和艾滋病防治教育。

北京小学丰台万年花城分校五年级学生徐希雯就通过这个特殊的课堂学习到防艾知识:“艾滋病一般都是被别人传染的。比如妈妈有艾滋病,她怀孕了话,那生出来的宝宝就可能会有艾滋病;一个患有艾滋病的病人如果用了一个注射器,比如说像打针啊,另一个没有艾滋病的如果用了跟患艾滋病的病人相同的注射器,没有患病的人也会得艾滋病。”

另一名五年级学生李思瑶告诉记者,自己学习了这些知识未来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家人也感觉很欣慰:“我感觉艾滋病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它对人体上(伤害很大),所以要更好的保护自己。对于我的家人,她是非常支持在学校(教这些),因为艾滋病的传播非常的广,而且现在非常的多,我妈妈就非常支持这一方面。”

该校的一名年轻校医胡紫阳正是防艾知识的授课老师。她对记者表示,青爱小屋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设计了不同的课程,包含性安全教育、性哲学教育等内容:“我进行这个课程设置的时候一定要分学生的心理发展的。比如说一、二年级的时候要告诉他我是怎么来的,我在妈妈的肚子里是怎样的过程,把这些讲清了,后期的青爱教育、生命教育就比较容易接纳和采纳;到三、四年级就会有性别的区分认识了;到五、六年级的时候就是青春期的教育了。”

在北京小学丰台万年花城分校校长刘显洋看来,加强校园性健康基础教育,就是在孩子心中埋下一颗预防的种子:“其实青爱教育很大的一点是预治艾滋病、再有一个是性教育,这个很敏感,首先从我们干部、老师、家长,第一位是观念上的提升。以前大家总觉得艾滋病离小学生很远,但是实际上艾滋病离我们不是很远。我们就是在基础教育方面给孩子埋一颗种子,就是让他知道如何去爱自己,如何去远离艾滋病。”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桑爱玲近日表示,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长足进展。下一阶段仍要优先考虑艾滋病的预防和教育问题:“在2016年底,全球还有180万新发感染,也就是说每天还有5000人感染艾滋病病毒,而我们的目标是将新发感染在2020年的时候要控制在50万以下。如今,尽管我们还没有疫苗来彻底的治愈艾滋病,但是我们有防治的各种各样的措施,我们完全可以终结艾滋病,作为一个公共卫生威胁。在现代化的社会主义进程中,我们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也就是艾滋病的预防和教育问题,希望在2030年能够终结艾滋病。”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林维)